时尚观察
「上海时装周」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发布于  2015年04月24日  /  1383次阅读  /  个评论

本届时装周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变化,参加时装周的人是谁,他们又有什么话要说。

并非仅仅是 T 台

上海时装周创办至今已是第十三个年头。相比全球四大时装周,上海时装周显得过分年轻。从创办之初的只有国际大牌秀场,到后来自我定位的迷失,第五年开始决定挖掘本土设计师,发展到今天,上海时装周在秀事的筹办上已经显得轻车熟路。

纵览一周的排片表,每天都有 5 到 7 场秀,其中国内设计师占比大概为 50%,另一半则为商业品牌、国际品牌、院校学生设计等。上一届和栋梁合作开秀的 DEEPMOSS 本届进行了独立办秀;吉承在本届没有参加时装周,他们打算用微电影的方式来展现新一季的作品;去年帮设计师品牌操办了一天的买手店栋梁今年也因筹备 5 月份在国外的活动而没有参加;但开秀第一、二日,上一届便参加时装周的设计师品牌 BANXIAOXUE, C.J.YAO, FAKE NATOO 等吸引了大量的关注。

相比往届,本次时装周中最大的不同就是增加了 MODE 上海国际服装服饰展,把重点从原本的单纯展示性质的办秀转移到了品牌的下游解决方式。本届时装周增加了诸如海尚论坛、设计师对谈等行业探讨活动,以及面料解决方式的 PREMIERE VISION。

主办方表示,为了扶持中国设计师,时装周目前在努力为其解决下游环节,未来也会逐渐延伸到上游产业链供应的部分。

但作为看客,最关注的还是时装周中光鲜亮丽的一面。昨日,外媒 WWD(女装日报)就报道了中国的几位设计师,著名时装策展人 Gemma A. Williams 就中国设计师行业进行调研,在国外发行了一本叫做《 FASHION CHINA 》的出版物。有买手称,现在就是中国设计师的黄金时代。

回顾一下本季时装周有哪一些亮点秀展。

BANXIAOXUE:包含女装和男装,弱化性别概念的同时又寻找彼此之间的微妙关系。

FAKENATOO:设计师张娜一直关注人与衣服的关系,穿着者与周围环境的关系,把具有个人情绪化痕迹与时装相结合的方式。


DEEPMOSS:设计师刘小路作品曾入选《时代映像——中国时装艺术展 1993-2012》,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出,后被收藏于中国丝绸博物馆。


JADE EN PLUS:品牌名字的法文含义是 “美玉与超越 ”,具有雌雄同体的深刻之美,是一个零束缚,拥有自由的国际视野的设计师风格女装品牌。她专门为自信、成熟、独立、的女性而设计。

皮革是 MISSY SKINS 品牌的灵魂


YE'S:设计师叶谦常于当代艺术和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设计灵感,女装一贯以优雅与前卫的风格形象示人,男装风格则充满简约轻便的艺术气质。

办一场秀要花多少钱

一般人可能没什么概念。

上海时装周每日的秀场从下午一直延续到晚上,场地由空间大小分为 A 厅和 B 厅,设计师需要交给主办方的费用根据以上两个维度进行调配,费用在 6 万到 12 万之间。这个费用包括了场地、灯光、化妆、造型,如果需要摄影、摄影则另外增加少许费用。除此之外,品牌还需要自行承担样衣、模特、秀导、公关等额外的费用。

不过主办方表示,这个费用并非完全无法调整。设计师品牌在报名时需要上报工作室位置、店铺数量、作品集等一定程度上能说明品牌商业化程度、作品是否成熟的指标。但如果主办方认为设计师非常优秀,在一定程度上会在场地费用上进行折扣,或者帮其寻找赞助商。而已经入驻新天地时尚的设计师品牌,则在主办方收取的费用中可以获得一定折扣的优惠。

谈及办秀的作用有多大,什么时候应该办秀等问题,知名买手店“薄荷糯米葱”的曾思禹表示:“只有在设计师找准自己的定位,安排好生产等环节,办秀才显得有意义。否则,第一次办秀大家看到的你是一棵白菜,下一次看到就成了萝卜,再下次又变成青菜了,业界就会觉得设计师过于善变,并没有真正准备好。供应链有问题的话,即便是因为办秀得到了高曝光率,但后续买手下单却生产不出来,也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不过办秀对于一举成名倒是一种捷径,这大概只针对天才吧。

舶来品 Showroom 的落地

Showroom 这个概念近年才在国内兴起,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衔接品牌和买手之间的桥梁,让设计师的作品能够落实到销售环节,弥补了时装周在商业运作上功能的欠缺,令时装作为一种产业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有时堂那样的短期订货会,我们称之为 trade show;有 DFO 那样长年代理品牌的展厅,则称为 showroom。不同的展厅在品牌的选择上也有不同的定位,选择国内品牌还是国外品牌,商业品牌还是设计师品牌,高价位还是中低端,尽不相同。时堂这样的短期订货会以收取租金得以生存,而长期展厅则主要是收取销售量的百分比作为佣金。

目前在上海能看到的几个较为热闹的 Showroom,如时堂、DFO、ontimeshow、FDC 等,都是去年上半年才开始创办,而 T 的 n 次方和 BOTH 则是本届才冒尖出来的新生 Showroom。除此之外,上海时装周主办方也邀请各个 Showroom 进驻,筹办了一个 Mode 作为买手和品牌接洽的场所。

“栋梁”的创始人 Tasha 表示,他们的秋冬季新品都是和设计师直接接洽订购,有一些则是在巴黎时装周期间便已经完成订单。他们依然会去国内的 Showroom,只是为了想要看看目前的发展形势。看来,Showroom 对于成熟买手店的意义并没有那么巨大,而新兴买手才是其主要客户。

关于 Showroom,我们之后会发布更为详尽的长文章。

他们就是来买买买的

时装周这样的盛会,时装编辑和时尚达人们自然不会错过,他们抱着娱乐、公关、出稿(说的就是我们)的目的挤进了新天地太平湖公园的白棚里。还有一群人,他们神色凝重,步履匆匆,抱着大堆图片小册,来回于各大 Showroom 的展柜前。他们就是买手,他们参加时装周的主要任务是为了订购今年秋冬在自己门店中售卖的货物。

国内买手店的兴起也是在近几年,从原本的盲目高价,到现在的占领细分市场,虽然国内外的从业者一度说国内没有专业买手,不过任何行业从兴起到成熟都是需要时间的。

“薄荷糯米葱”的曾思禹描述成熟买手需要具备的素质:其一,具有行业趋势的前瞻意识,能预测下一季下一年可能会流行的设计,这是可以做功课解决的,多看秀多看面料展等;其二,数据分析能力,我们来订货会之前就做好了功课,想清楚了这一季的预算,主要关注哪一些品牌,需要什么颜色,不同价位的占比,同类型的款需要拿多少货等等。“买手是感性认识和理性思考的结合。”她说。

他们在说什么

时装周组委会媒体部刘莹:我们未来会继续在完善设计师产业供需上下功夫。

“薄荷糯米葱”运营总监曾思禹:美版 Vogue 主编安娜·温图尔在纽约办了一场中国主题的展,展示的全是旗袍,别人问难道中国现在设计只有旗袍了吗,安娜说她并没有看到代表中国设计语言的东西,在看到之前她只能展示旗袍。

独立设计师张达:目前看得到的中国元素做得都很差,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元素就不好。用错误的手法去做任何东西都不会美,而用合适的手法,创造性的手法则能将中国元素发挥出效用来。

MI SHOWROOM:未来的市场还是要细分的,先推强势品牌,会加强后期服务,看国内的消费者未来的要求是什么样的,未来是会越来越小众

买手 Quinta :我们是做男装的,但是国内 Showroom 里做男装的还是大大少于女装。

DFO 创始人叶琪峥:目前国内设计师品牌的问题主要是”三高“,定价高,折扣高,起订量高。国外品牌一般都是四折拿货,起订量不过四五万。但是国内设计师通常定价要 5000,卖给买手五到六折,起订量要二十万。这就导致下家的利润空间非常小,国内运营成本太高,买手店最起码把价格加到 3.5 倍才能保持长期发展。一个刚毕业的新设计师,谁敢赌他(她)。这样做的后果只能是死路一条。

独立设计师上官喆:筹备参加时装周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增加曝光量,可以让媒体和买手注意到你。也能通过现有的买手,或者进驻 Showroom 来逐步实现。当然前提是作品本身是要足够成熟、有吸引力。

BOF 创始人 Imran Amed:设计师挑选买手店,我建议设计师本人走进店里去看看,感受一下,是否能够精确洞察到是什么样的人会来这里买衣服,如果你毫无感觉,那就可以不要合作了,当然还要看一看放在店里的服装,你是否能够接受自己的作品放在它们边上,如果不能,那就拒绝合作吧;二,和买手店了解深入,确定买手店是否会支持发展你的品牌,而不是简单地将货品放在店里售卖,要保证买手店会帮你去和媒体、公关、客户推你的作品;最后一点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保证买手店会保证支付。最后一点听起来很简单,但是我有认识一些品牌就是因为买手店拿了货,却不结货款,这样的话这个品牌就直接死掉了。

洛杉矶买手店 H.LORENZO 创始人 Lorenzo Hadar :我到了中国就闭上眼睛,跟着 Tasha 走,我只知道国内栋梁这一家买手店。跟设计师相比,买手更像是创造潮流的人,不是设计师在讲故事,而是买手把不同的品牌放在一起,一起给消费者讲故事。

BOTH Showroom:不做中国设计师的原因很简单,我们要做独家。目前国内设计师渠道基本铺开了,如果我们要做也只有一种可能,做 PR showroom,但是我们不想分开做。除非是在国外的华裔设计师,或者运气好,遇到一个好的新的设计师,就全部包下来。

Alter Showroom: Mode 分给我们的因为场地太小了,现在是每个品牌都只放了signature look,我们自己的 Showroom 有全部的系列,这里主要是引流的作用。

“肆合”的蒋昊:有些设计师在秀展上呈现的并非全部的系列,因为有的并不会好卖,只是为了注重秀的视觉效果,线下店铺中往往会有更好卖的版本,或者相关的小系列。

T 的 n 次方:我们未来要做中国设计师孵化器,签约好的设计师扶持其成长,提供工厂、面料等上游支持。

北京服装学院教授袁仄:在亚洲地区,以设计师名字命名的品牌卖得相对比较不好,但是在美国就相反。这就是文化土壤的差异。

时尚品牌策划人周睿:专业的买手应该是看到一件衣服,就知道是否适合自己的店铺,一个月大概能卖多少件。

独立设计师 Uma Wang:我完全不否认国内的羊绒、丝绸的原料品质,但是在后期的一些处理上则和意大利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比如羊绒的水洗和冷染。

“时堂”创始人之一林剑:设计师品牌的受众是以前穿 LV 的人,但现在他们觉得穿 LV 的人太多,身份标识太差,所以转向设计师品牌,但消费能力还是曾经的那一批人。Showroom 的意义是提供实战的经验,另一方面,也是敦促他们在每个季度的时候把货做出来。

On time show:我们只提供平台,这是我们所擅长的方向,但是买货肯定是买手店更专业,我们一般不会给买手店建议。

“栋梁”创始人Tasha:那些从国外毕业回来的设计师们,面临的不仅是商业环境的不熟悉,还有更多更细的问题。比如哪些工厂能够加工这种面料的服装,哪些又能加工另一种,但是加工订单量很小,工厂也不一定愿意做。面料供应也存在相同的问题,国内不是没有好面料,只是起定量很高,进口面料商的起定量比较小,但是相应的价格就很高。这样整个系列做完,零售价就会变得很高。

转载请注明:来源百芳网,链接地址:http://www.ibaifang.com/news-detail-id-192.html
评论
加载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关闭

手机百芳网

百芳网微信公众订阅号:ibai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