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观察
20世纪的时尚魅影
 发布于  2016年09月21日  /  1417次阅读  /  个评论
“重要的是,照片拥有见证的力量,
而且见证的对象并非物品而是时间”
——罗兰·巴特

20世纪为什么在时尚史上如此重要?我们迎接了工业革命、两次世界大战、经济环境的灾难、各种艺术风潮的蓬勃......这些改变形塑了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以及我们面对时尚的方式。

这是方所推送的关于“时尚摄影”的第二篇文章,本期我们与大家分享来自20世纪不同时期中的时尚魅影。它们迄今仍深深影响着当代的流行风向。这些照片将带领我们进行一次时光之旅,途中我们会发现社会与时尚之间的律动变化,一窥时尚其奥。

9月10日,巴黎政治学院副教授Serge Carreira将在方所,用广义社会学视角,以他多年的收藏,带领观众进入充满魅力、性感与诱惑力的时尚摄影历史。而关于时尚摄影与人类认知的角力,我们的讨论将一直持续……

回望光影,留住关于时尚浮光的记忆。


过去的一个世纪以来,我们经历了工业革命、两次世界大战、各种艺术风潮的蓬勃。社会剧变,而时尚紧随。从摩登女郎抛弃马甲,到裙摆的长短更迭,腰线的消失出现,女性服饰的剪裁随着社会变革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照片,我们可以一窥其奥。

20世纪初,巴黎高级时装屋称霸时装业,著名的有沃斯(Worth)时装屋,杜塞(Doucet)时装屋,卡洛姐妹(the Callot Soeurs)等。当时的上流社会贵族会将令人咋舌的高昂费用花在定制礼服,以便应付繁忙的社交需要。晨起、骑马、家庭聚会、晚餐、舞会、聆听歌剧、节庆盛会——所有的场合都需要得体的装束,最起码也要有三、四套来更换。丧服则需要一系列黑色服装。这些华丽的服饰有大量刺绣,珠串,稀罕的蕾丝和薄纱,配饰着皮草,S形的塑身马甲将胸部托得高耸,也将臀部提得圆翘,胸口会覆盖如浮沫浪花的蕾丝和雪纺绸,阔边帽缀有花朵和羽饰,有时甚至是一整只鸟。这些是为了打造出庄重的外观,最好宛若雕像一般优雅。

1907年,Mlle Wilford小姐身穿由杜塞时装屋制作的日礼服,搭配皮草披肩和羽饰帽子 | 杜塞是巴黎做古老的高级时装定制屋,其设计以细致娇柔的新艺术美学文明。

约1905年,李夫人和她的姐妹 | 拖拽着长裙裾的正式晚礼服是出席宫廷场合的必要穿着,凡是跻身上流社会的女人也都要有这类服饰,上图这一对来自美国豪门的摩尔姐妹,两人照规定在头上插上三根鸵鸟羽毛。

1910年,黑色阿斯科特赛马会 | 1910年6月,皇室贵族仍在为过世的爱德华七世举哀服丧,因此他们出席该季重要的活动也是穿丧服的。塞西尔·比顿为电影《窈窕淑女》里有名的赛马场景所设计的服饰,就是从黑色赛马会得到灵感。

有一些女人选择特立独行,喜欢“艺术性”的穿着打扮,跳脱当时的主流时尚,这些“波西米亚族”被打入前卫的圈子,他们在伦敦、威尼斯或维也纳购衣,有一些女性艺术家把艺术和时尚结合起来,譬如画家索尼娅·德洛内(Sonia Delaunay),有些则把新的意识形态表现在时装设,计譬如俄国建构主义者丽尤波芙·波波娃(Liubov Popova)和瓦瓦拉·史蒂潘诺娃(Vavara Stepanova)。这些女性是二十世纪初期艺术实验热潮的标杆性人物,当时“新主义”风潮席卷欧洲:巴黎有野兽派和立体派,奥地利有分离派,德国有表现主义,意大利有未来主义以及在俄国的建构主义,随之而来有超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画家、诗人、音乐家、作家、和建筑师居住在被称为“波西米亚”的神秘基地,在那些地方,穿着被视为一种符号,象征着挣脱肉体束缚的自由,更重要的是,它也象征着把艺术和设计的所有侧面——包括服饰在内,整合在一起并带入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企图:即所谓“总体剧场”的概念,意指集各种艺术之大成。

约1910年,伊莎朵拉·邓肯 | 美国舞蹈家,图中的她穿着一袭飘逸的希腊风格长袍,启发了许多时尚设计师,其中包括了玛德莲·薇欧奈。

约1911年,斯莱德短发一族 | 这几个年轻的女孩子是带头剪短发的先驱,她们穿着大胆具有实验性,也率先穿起了长裤,彩色裤袜,甚至两只颜色不同的鞋子。

约1920年,波列设计的“朱阿夫”女裤 | 这套充满异国情调的裤装,将镶有精美珠饰和流苏的上衣搭上北非风格宽松下垂的裤子,然而这种异国风在当时并没有太多人捧场,他的时装屋在1929年歇业。

1922年,吸烟装 | 图中这位女子穿着宽松的裤装,裤子下摆镶接皮草,配着亮面上衣和缀有流苏的丝巾,头上系着束发带。在1920年代,“先进”的年轻女子会在公共场合吸烟,裤装在当时仍被视为相当大胆的穿着。

一战后,英国妇女争取到普选权,自行车与公共运输工具的出现,使得大众可以独自出行;更大量的工作机会涌现,更多的女性进入职场,有些女性奔赴前线担任战地医生、护士;留在家中的女性替补了工厂或农地里男性的空缺。这些工作中,女人们穿起了实用的马裤或连身工作裤。

约1917年,美国纽约市的有轨电车车掌小姐 | 美国在向德国宣战后,妇女开始进入职场,图中的车掌小姐身穿有腰带的制服外套,下身穿着马裤,绑腿,穿着靴子并戴着帽子。

1918年,美国,运送冰块的女子 | 抗战期间,从事繁重的劳动通常会穿上男性服饰。

1941年至1918年的战争几乎没让高级时装停下脚步,战争期间服装上发生的一些必要改变也回到了战前的模样,在很多年里,女人还是难以接受裤装,直到二次大战结束才有少数大胆先进的女人穿裤装。

随着旅游和交通工具的快速进步,妇女热衷道路或飚速轨道上的速度快感,女飞行员成为了摩登机械年代的先锋。这些女人穿着类似男人穿的保护装束:皮夹克、连身裤、护目镜。

1925年,德本汉姐妹 | 姐妹俩都穿着杂色毛衣,一个搭稍长的裙子与钟形帽,另一个则是灯芯绒马裤和毛线帽。很多妇女在战争期间学会骑摩托车,战争结束后持续在闲暇时刻享受骑乘快感。

1928年,艾蜜莉亚·艾尔哈德 | 1932年,艾蜜莉亚·艾尔哈德成为第一个飞跃大西洋的女飞行员,图中的她身穿皮风衣,系带高筒靴,头戴飞行员帽盔,把男装穿得非常潇洒个性。

约1938年,凯·裴特瑞 | 冠军赛车手,图中的她穿着布料坚固的连衫裤、盔帽和护目镜,即便在赛车跑道上,她也时髦有型。

新女性们喜爱打扮成“装饰艺术年代”风格的亚马逊女战士或者独立自主的摩登女郎(flapper),他们剪鲍勃短发,喝鸡尾酒,在公共场合抽烟,常常在时髦舞厅或波西米亚风格的小酒馆彻夜跳舞狂欢。但绝大多数女性过的不是这种生活,摩登女郎的存在,其实是大众所迷恋的一种怀旧的臆想。

约1925年,美国摩登女郎 | 穿着直筒低腰连衣裙flapper dresses,戴钟形帽,裙子以荷叶边、褶裥装饰。

1929年,露易丝·布鲁克斯 | 一头利落的鲍勃短发让她成为“男孩气”女孩代表人物。

1920年代兴起雌雄莫辩的野女孩风格,不再突出胸和腰线,并露出了双腿,衣裙轮廓简化为短直筒造型,时兴带上包头式钟形帽。到了1920年代末,裙下摆的设计忽长忽短,手帕裙或高低不一的裙摆渐流行,显示时尚从摩登女郎风格转向1930年代崇尚的妩媚婀娜,时装的形廓转向突出身材的窈窕修长,肩部加宽,头部造型简洁,流行略有波浪的短发,套装和印花时装的腰线落回自然的位置,裙摆呈喇叭状外扩,晚礼服多是贴身绸缎,以裸背设计打造惊艳效果,通常会披上奢华的狐狸皮草,或开襟短上衣。这些精致装扮的最佳缩影就在好莱坞明星身上。

1932年,珍·哈露 |天生丽质的金发尤物, 一袭露背礼服出现在大银幕,让露背装开始在美国流行。

1936年,马琳·黛德丽在电影《欲望》的剧照 | 她饰演一位经常裹着丝绸和狐狸皮草的深闺怨妇。

可可香奈儿是将现代精神注入女性时装的重要人物,她从运动装和男装里汲取灵感,设计出用平纹针织布料制成易于穿着的单品。其个人风格的最佳写照是在假日里穿着裤装,标榜将肌肤晒成古铜色才是时髦。而她推出的“黑色小洋装”则是把黑色从丧服的标志提升成为永远不会出错的优雅。

1930年,可可·香奈儿与罗马的罗里诺公爵 | 香奈儿始终是自身品牌的最佳模特,总能把个人风格变成时尚潮流。图中她梳着鲍伯短发,晒成古铜色的肌肤,戴着人造珠宝混搭珍贵宝石的首饰,她的经历与企图心展现了现代女性的风貌。

1939年,世界再次陷入战争,很多妇女的穿着打扮又开始趋于一致,战争中的定量配给制度限制了民众购买布料的量,但帽子不受定量配给的限制。法国在纳粹入侵占领后,物资短缺的情况加剧,在法国制衣工会主席,设计师吕西安·勒隆的争取下,阻止了希特勒打算把高级时装业移往德国的计划。巴黎的时装业得以幸存,战争期间仍有百余家时装屋持续开张营业。

1940年,哈迪·雅曼和模特 | 图中年轻的哈迪·雅曼在确认他设计的裙子长度符合战时的规定。

1941年,战争期间的内衣产业,摘录自《讯号》杂志 |《讯号》在1940年至1945年间以多种语言出版,是纳粹政治重要的宣传工具。

1944年,丝巾缠头的巴黎女人 | 在战争期间帽子不受定量配给的限制,女人们在帽子上尽量展现智巧,藉此炫耀着,即便面对纳粹占领还是可以保持优雅时髦的能耐。

1947年,迪奥推出了“新风貌”系列,繁复费工的技法与奢侈的挥霍布料震惊了生活在战争中定量配给制度下多年的女性。裙装重回了19世界玲珑有致的沙漏轮廓,也被视为一种倒退,然而人们按耐已久对时尚的渴望还是让迪奥风格迅速蔚为潮流。

1947年,迪奥设计的春夏系列“爱恋”晚礼服 | 第一季新风貌销售系列里最成功的款式。

1952年,迪奥秋冬系列“巴尔米拉”晚礼服 | 这样一件华丽繁复的手工刺绣礼服要花上数星期的时间来完成,下订单的名人包括温莎公爵夫人、乌娜欧尼尔(卓别林第四任夫人)和马琳黛德丽。战后的欧洲又兴起豪奢的舞会,高级时装订单暴增。

意大利在战后迅速复活,很快在时尚界建立了声誉,这是以罗马的辛奈西塔制片厂为发源地的意大利工业蓬勃发展,大银幕上,不光是本土或国际明星都起了宣传效果。从1951年起,新品系列时装在佛罗伦萨举行。

1953年,伊丽莎白·泰勒身着方塔纳时装屋Fontana设计的派对洋装 | 方塔纳时装屋为许多女明星打理戏服,女明星们在幕前幕后的衣着,把意大利风时装介绍给了更广大的观众。

在二十世纪后半叶,时尚氛围起了变化,巴黎称霸高级时装界的年代宣布告终,一些在巴黎时装界受追捧的大师回到纽约发展,在纽约开启了独树一帜的时尚风格,为兼顾工作与家庭的当代女性提供利落又优雅的时装“美式风貌”由此诞生。

1946年,衬衣型上衣的连衣裙,克莱尔·麦卡戴尔设计 | 把素面与条纹布拼接在一起,这种混搭、多功能的设计,使得衣着的用途广泛。

青少年也是美国社会学家率先提出的概念,他们被视为一个独特的群体,享有自身的权利,喜欢模仿同伴穿着,不愿意穿得和父母一样。美式的青少年次文化风格,像是短袜少女,激发了欧陆青少年的活力,这些风起云涌的青少年文化挑战着旧体制,而时尚正式这一场变革的催化剂。

1946年,美国芭比短袜族 | 这张照片的原文案是:“超过6000名青少年当中的少女,所谓芭比短袜族,为了参加首场”嬉戏少年“teen-frolics系列活动,出现在纽约第七军团枪械库。公民团体相信,为美国青少年举办这类娱乐活动有助于降低青少年犯罪。

*图文资料整理自《100 YEARS OF FASHION 》
凯利·布莱克曼著,廖婉如译

转载请注明:来源百芳网,链接地址:http://www.ibaifang.com/news-detail-id-210.html
评论
加载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关闭

手机百芳网

百芳网微信公众订阅号:ibaifang